漸漸懂得如何奮起振作、如何欣賞他人與了解這個世界時,彷彿弦上都掛好了利箭,只等一聲令下。卻在張口要喊出口令的前一秒,失去了嗓子。

  又陷入迷惘。
  
  活像是僅存微渺生命力的枯枝落葉在河水中載浮載沉,隨波逐流之中能感到強烈的不安定,一波波水灑上我逐漸腐敗的葉身,就要沉入水中。以為在人群中的不安定能夠用噓寒問暖或是笑容來化解,實在沒料到自己也會有僵化的一天。不知怎麼,眼前的細絲一層一層的築起,越來越厚,自己成了一個發不出聲的蠶繭。
在無光的厚繭裡,彷彿能看見光影的尾巴。

  追逐光的輪廓試著被許可描繪出來,大抵上不比描摹日落的悵然困難。浪費的情緒不必再奢求什麼,也許這樣就能心安理得的在心裡默默祈禱,祈禱有一天能真正的隨波逐流,無慾無求,偏偏心裡就是緊咬著不放。

  偶爾會想起詩,偶爾會把自己化成幾乎快見不著輕煙,然後展開雙手,試圖想像能飛得更高、更高。我想看見光。但在這之前我必須先發號施令,在奮力呼吸的生命裡,暫時忘卻不必要的種種假象。

  記得,我不能在這裡停下。
  

創作者介紹

lindatp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