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像在夜路的感覺,街上很安靜,和我在晚上從四樓往下看的感覺很類似。但那感覺不完全一樣,只要走了幾步路,就能發現光的轉移,如同大地正緩緩張開惺忪的睡眼,一切逐漸明朗。

  濃厚的雲層擋住了大部分的晨光,只見一點一點的橘紅從雲間滲出,照出了雲層間排列的紋理。那些紋理就好像瞬間被冰凍的海浪,彷彿上一秒還激烈的翻湧著,猙獰的面孔卻在這一秒被凍住。

  有點黑暗,也有點壓力。

  這樣黑暗的氛圍壓得我喘不過氣,幸好到了學校時天色已經明亮許多。最為慘不忍睹的那一層雲仍停駐在我將去的方向,只是光已遍佈,一片橘紅下透著暗灰和雲的慘白,這三種色彩交雜在一塊兒卻不相容,形成你我那樣熟悉的詭譎的面貌。

  忽然覺得在空曠無物上看的天,比在建築物相錯的地方上看天要近的許多,莫名的距離感因文明的開展而築起,但在毫無修飾下的我們卻是如此親近。那樣可以即刻辨認的面貌,已是許久未見。

  對於不再熟識的言語只能報以羞赧的微笑,只是那些色彩相雜不純的熱絡,又與我何干。

創作者介紹

lindatp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