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人教冬日寒,那徹骨的冰凍自己便能體得。但我仍較喜於待在這個季節,我想冬日裏的某種沉潛是無法以春花秋葉來替代的。
  看著日子,景物的交替已趨向默劇化,彷彿我不在這其中,只是偶然進到這裡,偶然坐下來端看一齣名不見經傳的默片,我可以大肆的應著劇情大笑或哭鬧,事後擦擦眼淚揉揉眼皮拍拍屁股然後走人,一切都與我無干,誰都不必為誰負責。
  至於結局,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可沒說完的話都化成了高度壓縮的頻率,尖銳又不易辨析,卻是你我最真實的語言。

創作者介紹

lindatp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