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心裡想說些什麼,但偏偏每次開了視窗隨意敲了幾個字之後就會陷入無言的狀態。眼睛是,瞳孔是,腦袋是,雙手是,它們彷彿都哽著呶呶不休的情緒,等待最後一根稻草的點燃,讓它們在有語或無語的煙硝之間恣意怒罵、吼叫。

  空氣又要沉了下來,聽說明天或後天氣溫會以不可置信的速度狂跌,在此起彼落的咳嗽聲和擤鼻涕聲之間迅速下竄。喉嚨照樣在天氣轉變的時候蠢蠢欲動,有點癢也有些疼,在心裡暗自祈禱喝喝水就能過去,希望這只是個小小的提醒。
  嗯,我知道了。

  最近又萌生了想當醫生的念頭,人說長大之後總有些事情會被什麼給羈絆住,這是可能的吧,而且可能性應該是很高的。如果以後,我也將在那交岔的路口躊躇不前的話,請拉住我,也許就能這樣走下去。
  聲音消失後(正確來說是不會消失),我曾試圖想像自己的雙手正摀住自己的雙眼、口鼻,「盲目」中聽見倒著頭的自己緊張的吸著氣,然後一口一口平均的呼出心理的種種不安,假裝自己是個鎮定的氣球,讓自己一點一點的洩氣,企求平安降落。以為飄流就此結束,誰知道落在河上,才明白又是另一個漂流的開始。
  但我知道,終究你會拉住我的,還有你們。

  嗯,不過(哈欠)
  一切能順利就好。

  最近很嗜睡(哈欠)
  (倒)

創作者介紹

lindatp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