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日的風雨與我只隔著一層牆壁,雖說如此,但我仍無法確切感受何謂災難。近來的新聞播報不乏林林總總的捐款活動、各地救災情形、受災或因救災而殉職的人員的名單。但以上都離我太遠,包刮環境、包刮心靈。

  桃園一直是一個好地方,但有的時候我會不知道該感到慶幸還是悲傷,開心的是,自我居住在這裡以來,一直沒有遇過任何的危難;難過的,是我從來沒有體認過那些血淋淋、赤裸裸的悲痛。至今,我仍沒有辦法去感受,卻也無能為力。

  每次颱風、豪大雨,我也只能默默祈求天降甘霖,不願豪雨成災。

  看到別人開心的放一個毫無損傷的颱風假我是無所謂,但我一直不喜歡見到有人一天到晚都在希望颱風快來、期待有颱風假可放,更甚至於幸災樂禍。沒有多說什麼,只會在心裡會默默的暗罵幾句。

  家裡的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但是看到賑災的消息我總會問爸媽我們家有沒有捐錢?什麼時候要捐?媽媽基本上是贊同我的,可是爸爸總是站在反對立場,要我好好想想。因為冷血的事實是說,我們家是沒有能力的。

  難過,卻連一點微薄的力量都無法付出的忐忑,很是折磨。

  或許長大之後,有能力解決家裡的問題,我也就同時獲得了救助別人的資格吧。我知道那樣的光景離我還有好長一段距離,長得令我畏懼,但我還是抱著如此的企望,有一天,我也能毫不保留的伸出我的一雙手。

  這將會是一件好事。:)

 

創作者介紹

lindatp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