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禮拜以前,阿姨介紹一個工廠的工作,姊姊之前就有在那邊工作的經驗,所以要去工作的前一天心裡不怎麼緊張也不怎麼害怕,只是期待。

  沒去過工廠內部,以為自己將要工作的場所會有一大堆運輸帶跟機器在一旁嘰嘰嘎嘎的叫個不停。一進去的地方與我所想相差不遠,但我仍繼續跟著阿姨前行,走樓梯到二樓,一堆箱子和很多長桌子、椅子、冷氣很強的地方,那才是我的工作場所。真是令人失望,嗚嗚。

  沒想到工作內容更是讓我灰心喪志頹廢消極懶散厭倦疲憊(還有什麼我沒想到的詞吶~)——擦盒子。從早擦到晚,共計八小時,果如其名,實在有夠自閉阿~~~~就這樣認真努力積極的工作了四天,還好,剛剛好第四天是我忍耐的限度。

  實在有夠難擦。

  光擦個盒子就有兩方人馬的意見交戰,詳細情形不好細說。簡單的說,就是人馬甲說要擦的非常之乾淨,相對來說速度也會變慢;而人馬乙要求速度,怕趕不上出貨的時間。礙於兩邊都要求時間與品質,我只好拼了命的擦,換來兩雙手痠疼不已的下場。

  可是,人馬乙不出一天就屈服了,因為他們的人也擦的不乾淨。而我,暫時度過一天沒有人嫌的愉快時光。但是,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過了幾天,人馬甲也發覺情況不對,速度過慢,也一併要求快速。兩方人馬頻頻討論著,但也找不著速度過慢的原因。

  可我覺得問題很簡單,就是甲方品質要求過於嚴苛,乙方過於要求速度(因為速度太快所以甲方必須重新擦過一遍,但是甲方又太過苛刻)。不知怎麼的兩方的本身都沒有體認到,可是我這個默默擦盒子又默默在旁邊聽對話的人卻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怪哉。難道是因為兩方都在勾心鬥角的批評對方??

  第一次真真切切的體會到現實的社會這一個常見卻又難以辨識的詞語。而這句話的體認是從阿姨的口中敘述的事件所得到的,我想這應該不方便敘述。心得就是,做人好麻煩,做人情更是難上加難。唉。

  工作的這幾天都是早出晚歸,鮮少做事情的時間,再加上實在是累癱了。姊姊還有十幾天的時間,因為他是工讀,而我是臨時工,所以時間、性質、工錢也就都不同了。幸好我能告一段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接下來的幾天也是庸庸碌碌的,我想是吧。 

 

創作者介紹

lindatp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